栏目导航

news

新闻中心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汽配城脏乱差、物业费不合理遭质疑
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23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商户在汽配城内占地经营,需要缴纳物业管理费,而物业公司收费应该有依据并开具发票。南京宁南汽配城内有商户认为,物业公司收费是狮子大开口,还拿不出收费依据和发票,同时汽配城内交通、卫生环境糟糕,物业服务大打折扣。

  近日,宁南汽配城商户苗先生(化姓)拨打南报融媒体听语热线)反映:“我在汽配城内占据停车位,摆放了一辆中巴车充当办公室,做物流生意。占地经营需要缴纳物业费,物业一开口就要2万多元。高额物业费的依据是什么,物业公司始终无法出具。因为不缴费,物业公司三天两头搞小动作。我吃不消了,交了5000元息事宁人,至今也没发票。”

  11月9日上午9点,南报融媒体记者走进汽配城看见,沿着主次干道两侧,不少商户门口停着各种汽车。有的是横着停放,有的是竖着停放,还有的则是并排停放,将原本不宽的过道挤得更小。

  汽配城内的道路有多处大小不一的坑洞,周围散落着各种垃圾。一处门头小广场处,围绕圆形广场停了一圈汽车,成年人走进广场都费劲,必须侧身进入。广场周边有垃圾桶,不过桶内垃圾已经漫溢出来,地面上扔了不少包装盒等。广场上面有一个四分类的垃圾分类站,每一个垃圾分类箱内都看不见垃圾桶,看起来已经废弃多日。

  随后,记者来到管理宁南汽配城的物业公司——南京东来物业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东来物业)寻找答案。一进门,找遍墙壁,只看到几份维修价格表,并未见到物业收费价格表。对此,一位现场负责人表示,物业公司有合同就行了,不需要公示价格,很多物业公司都不悬挂价格表。

  对于物业收费依据,现场负责人拿出一份与宁南汽配城业委会签署的物业服务合同。合同上可见,东来物业自2021年3月1日至2022年2月28日,为宁南汽配城提供物业服务。物业管理服务费约定为楼上每户每平方米每月1元,楼下每户每平方米每月2元。合同最后有业委会和物业公司负责人签字,盖有公章。

  “物流公司占地经营就得交钱,按照停车位的收费标准,占得多自然收取的费用就高。公司出具了收据,况且他们又没有要发票,没有抬头如何开具发票?”现场负责人说。

  至于环境和停车问题,该负责人解释,每天都有保洁员进行清扫,往往是前脚扫完后脚商户们就开始随便扔垃圾。停车费用是另一个公司收取,与东来物业没有关系。

  据了解,宁南汽配城的问题比较复杂,多年沉积下来的弊病令人头痛。之前物业管理系政府托底,后来因为政策调整,引入社会上的物业公司。街道每年会对业委会招标来的物业公司进行考核,考核合格之后全额发放补贴。

  对于苗先生的遭遇,丁墙社区工作人员表示,东来物业收取物业费,停车费用是另一个公司收取,因此汽配城内交通环境不佳也是有原因的。前期苗先生拨打政府热线寻求帮助,社区协调发现,物业服务合同对于占地经营的管理费用并无约定。综合考虑,按照停车费用的标准适当收取,因此最后双方协商为一年5000元。

  苗先生的问题得到了解决,不过如此收费并无合同约定,丁墙社区要求东来物业与业委会商谈,尽快敲定收费明细,并予以公示,让商户们明明白白交费。

  对于环境卫生的情况,丁墙社区工作人员解释,汽配城内有一些商户未缴纳物业费,导致物业公司入不敷出,人员和设备等未配备到位。不管如何,先要求物业公司进行整改,街道对其是有补贴的。

  至于如何保证整改效果,丁墙社区的工作人员解释:“街道补贴资金还未发放,待合同快到期时,需要进行考核。只有考核合格,才能全额领取。我们会督促东来物业尽快整改,让卫生环境能有一个明显的提升。”

  闹市区人口密集的小巷内,通道狭窄,公共区域紧张,但这样局促的空间里,依然到处可见高空养花等行为,十几甚至几十斤的花盆高悬头顶。问题涉及几个社区。当地社区均表示,将对照情况逐一采取措施。

  “我们这个片区老住宅居多,人多面积小。老小区里,很多人喜欢养花种草,寻不到地方,他们就在阳台上、门柱上、窗沿下等各个地方养,头顶上、车顶上都能看到大小各异的花盆,一旦发生意外,那就麻烦了。希望你们提醒一下,养花种草我们不反对,但得顾着点大家的安全。”文昌宫一位居民向记者投诉称。

  二条巷33号是一个住宅小院,立柱大门的顶上摆放着几个直径三四十厘米的花盆,里面长着茂盛的植物,立柱的周围是来往路人和停放的汽车。一旦发生意外,几十斤的花盆砸落,即便是汽车也会被砸出坑来。

  同样的问题,在附近还有多处地方存在。进入仁寿里的小路,是一条一辆汽车宽的小路,居民们每天要从小路进出。路两侧房子的栏杆上、台阶上,都摆放着花盆,一旦有大风吹落这些花盆,行人就会遭殃。

  进入文昌宫,有一种老上海里弄的观感。这个老小区四通八达、曲径通幽,弯弯曲曲的小路上,头顶是各种晾衣架,有些人竟然将直径二三十厘米的花盆吊在了晾衣竿上,而且一吊就是一大排。不锈钢架子能否承重?吊花盆子的链子又能否承重?这些都是隐患。而花盆的下方就是文昌宫居民进出的主通道,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不在少数。

  棉鞋营48号附近,有一栋老式楼房,阳台上堆满了花盆,有些花枯死了,花盆就摞成了一堆;有些花盆太大,一小半露在外面,稍有外力,就可能砸落下来,而房屋的主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风险。

  最夸张的情形出现在琥珀巷高层建筑。居民进出的通道就在大楼的边缘,站在进出通道的下方抬头张望,能看到很多人家的窗架上摆满了各种花盆,还有些人家直接将绿萝、吊兰等植物放在空调的外机上。南报融媒体记者注意到,不少空调外机下方的支撑架都已经锈蚀,再加上花盆的重量,隐患重重。

  “这样养花,等于直接在别人的头顶埋下隐患,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阻止。”一位居民无奈地告诉记者。

  这片区域涉及两个街道和几个社区。记者首先来到了洪武路街道棉鞋营社区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琥珀巷高层的问题,不仅仅是养花种草,还有高空的其他隐患,他们也知道情况,但社区没有执法权,只能劝阻,劝阻不了的,只能向拥有执法权限的上级申报。现在他们将首先安排人统计问题,上门劝阻,并通知上级单位,设法采取一些有强制力的措施。

  秦淮区五老村街道三条巷社区的工作人员接到投诉之后,立即安排人查看了现场,发现问题属实,社区随即对养花住户提出了批评,并现场明确阳台、晾衣架等下方有路人、汽车、非机动车的区域,均不得养花种草。我省研发“琼科贷”缓解高新技术企业融资难中国人民银行与欧盟委员会共